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神与祭献者(三)

木屋是不能待了,独孤博拉着独孤雁向山里跑去,那里有他之前采药时发现的山洞,可以暂时当做居住的地方。两人在山中待了许多天,渴了喝泉水,饿了就去找些浆果打只野兔什么的回来,就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只能出去探探情况;独孤博坐在洞口皱着眉,要是裹得严严实实肯定会被村民认出来,就这么出去也不成,独孤雁坐在独孤博旁边搅着自己的头发,思来想去找不到万全之策她心里也着急,愣神的看着手里早已变了颜色的发丝,计上心来

“哥,他们也没见过我,要不我去?”

“不行,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这又不是儿戏,不许胡闹。”独孤博不想让独孤雁去冒这个险,出了差错这便是要命的,已经失去了整个家族,他不能再失去唯一的亲人。...

绝……绝对中立?

枭儿:

中……中立邪恶?

此方彼岸名为永乐:

我觉得我还是挺绝对中立的

叶折缙:

那个……各位大佬……我……

我有良人在长安:

emmm你们觉得我是哪个?【乖巧】

奶·挖坑不填·芙:

我……我是啥?
想问下,你们觉得我是?

沉默寡言周哈哈🔥:

秩序善良。

SUGAR-失踪人员:

告诉我!!我是哪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蘋果瑜:

秩序邪恶。……

蘋果餐:

混亂邪惡(。

一瓶假酸🍎:

我。。应该是绝对中立(?)所以今天依旧没发摸鱼- -(瘫

镜澪愔:

相信我!(我是混沌善良waaa꜆꜆٩̋(≖╻≖‧̣̥̇)۶ૈ)

庭院森森森几许:

秩序中立和混沌邪恶hhh

神烦鱼子君:

从秩序邪恶转成善良行列【真是神奇】

疯子and正常人:

我似乎,也是秩序邪恶哈哈哈哈哈哈【喂

七原罪__你充满了决心:

我觉得我是绝对中立。
就喜欢甜的好好的措不及防捅你一刀,就喜欢连载了十几章突然失忆开新坑,我凭本事开的坑捅的刀做的小甜饼,你们爱不爱我,爱我就吃下去,爱我就跳下去。
ヾ(๑╹ヮ╹๑)ノ"想吃小甜饼?好喔。
ヾ(๑╹ヮ╹๑)ノ"想吃甜肉肉?好喔。
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

三月山茶:

我的情況很明顯是秩序邪惡x

我們是我們的。:

覺得好玩來湊熱鬧
除了善良那排我沒有,其他都有,依照文章定位各屬性皆有只是比例問題

目前狀態:用全世界的惡意來疼愛日向(

小六:

看上去好好玩儿~
我应该是混沌善良吧⁽⁽ଘ( ˊᵕˋ )ଓ⁾⁾

外城:

秩序中立+絕對中立……吧?
興致一來就會看到我那陣子拼命趕工,燃盡了就拖稿……(望天)
希望快點忙完三次元打事,不然都沒辦法寫苗日和電話……(難得有點幹勁了)

呓涵噗噗噗:

个人感觉秩序中立or混沌善良。。。
发刀是想过,但是太懒了不发了😂

莫哒晓哒白:

我是谁?我在哪,不知道啊....

我只知道刚入坑时我善良到爆炸,现在死不填坑死不搞事....

深海咸鱼:

 我:真·秩序善良【液

水源 凌:

我一定是秩序善良wwwww(被打

残雪柠:

     秩序善良➕中立邪恶(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什么要填?)      
我是坏太太哈哈哈哈哈o3o      

浅岚April

混沌善良or秩序中立。yeah!

雨御Missing:

以前的我是秩序善良,未来的我……秩序邪恶还是中立邪恶……

南肆@轻舟粥:

混沌中立?……还是中立邪恶……?

沒卵用的梧桐:

我想我是混沌善良的(笑)

佰草君——沉迷背单词:

我大概是秩序邪恶和中立邪恶

dark bell:

我们的目标是!

秩序邪恶!


存稿,一些摸鱼和手机壳,还有最近画的三博相关,考试摸鱼画老怪物画得超级开心^q^

神的祭献者(二)

        平和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祭祀海神的时候要到了。一般的祭祀都是用猪牛羊这些牲畜,但这个临海村落的祭祀是用活人,用有罪之人进行祭祀,让海神洗净他的罪孽还他一个清白的灵魂。独孤博对此嗤之以鼻,“有罪之人?又该如何分辨此人有罪无罪?”

        兄妹两人所在家族世代为医,谋生的技能也就只有医术,在这个小村庄里毒的作用不会太大的。独孤博每天中午上山采药早上和下午拿去卖,治疗创伤和普通蛇毒的药卖得最好,也是解决二人喂饱问题的重要资金来源。虽然日子清苦,但也能苦中作乐,至少没有皇族的追捕。其实在独孤雁和独...

神的祭献者(一)

异世界AU

海神唐三x祭品独孤博

这里的海神和世界观与原作无关

独孤博紧了紧身上破旧的袍子,两手空空的他在一间木屋前站立许久了,却是迟迟不肯进去,这是他和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住的地方,看天色渐晚独孤博是不想进也得进,只能是硬着头皮推开了门。屋中的摆设很简陋,两张木板拼起来的床,两把老旧的木椅,同样上了年纪的还有张堆满草药桌子,一美艳的女子正坐在桌旁挑挑拣拣的选着什么,闻声抬起头来看见了在关门的独孤博。

    “哥!你去哪了,天都快黑了!”她像个小女孩一样一头钻进独孤博怀里,碧色的眼眸里...

这只是一个故事

今天不更新,也不开脑洞,今天给你们讲一个无聊至极的故事

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朋友。她人缘很好,交际花一样的存在,和谁都是笑眯眯的。我们一起进的C圈,一起追的番,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笑得和傻子一样。我感觉到的除了开心还有一种担忧,我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是不是太过分了?或许我真的只是单方面的朋友?是了,这些担忧很矫情,但是就很难过。

我们许久未见了,索性约好了去看书,也就是等她给我卖安利,我急于弄清我俩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选择的是直截了当的问,但是一路上,问不出口,就只听她夸她哪个哪个媳妇好,我用开玩笑的语气问着:“我到底是你的什么?”她也只当是玩笑,“你是我小媳妇啊”理直气壮,...

紧赶慢赶还是弄到了高考结束之后才弄完,虽然说大家都已经填完志愿了qaq但是贺图还是要发的!٩( ᐖ )۶祝大家去个好学校啊,上课还摸鱼,画了一个霸气的声声和一个无法形容……?的苗爷,嗯,日常存稿( -`ω-)✧

【大概是无差?】回放(七)

      清晨,阳光撒得cui哪儿都是,男主人不是,王声醒了,ding了一眼身旁的苗阜,不要想了,他们没有接勿。

        被生物钟叫醒的王声挠了挠自己的光光撒,想接着睡又睡意全无,只能起身去厕所洗漱去了,苗阜昨晚折腾得累了也睡得沉,愣是一觉睡到了中午。也不知道是宿醉还是睡多了,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慢条斯理梳洗完,又晃到客厅去找王声。“声,几点了?”王声这会儿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抬头朝桌子努努嘴示意苗阜手机在那儿自己看,“还有你早餐变的午餐啊,记得吃了。” 低头翻了页接着沉迷书里世界。苗...

两张喵汪,还有一堆杂画,当存个稿

【大概是无差?】回放(六)

      苗阜对王声一直都挺不错的,这个不错不是指兄弟的那种是比兄弟还好的那种,就算是最困难的时候苗阜得了好东西也是第一时间的想着去找王声,要不说是最亲密的人呢。但是苗阜感觉到了,以前他小时候就喜欢王声,一个白白净净的汤圆,谁不喜欢?到现在苗阜依旧喜欢王声,但已经不是原来小时候单纯的喜欢了,苗阜知道这份感情变味了但是他舍不得,舍不得离开王声。你要说坦白吧,不行,这种事说出去就是我把你当兄弟结果你是想睡我,这不是连朋友也当不成吗?选择了隐瞒就意味着不能说不能做,苗阜自己心里明白,他这辈子就是只能看着王声娇妻在旁,子孙满堂;和他在一起的这条路是不可能的,非议太多了,...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