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杰佣情头!
白纹x弹簧手,背景不圆是因为我忘记了调大笔刷就能画圆,以至于徒手画了背景(暴风哭泣)

前面两张有水印,想抱走当头像的后面有无水印版,那个,如果真的有人抱可以求留评吗(试图唠嗑扩列)

先放张小奈布挡车,多次翻车大家还是走外链吧(安详)
车是白纹x弹簧,评论里有链接

负能系列
“他人”

“言语的中伤,在他们看来不过是揭露你努力隐藏的『真相』”

给我亲亲存儿画的裘瓦
歌手x星空预言者
“亲爱的,你不想知道你的命运吗?”
@Meow@努力产粮

一个不正经的群宣!(bushi)

第五万能楼欢迎各位求生者和监管者入住

刺客和弹簧在等左佣或者左杰来领走
白纹先生想要一个活跃点的同体能陪他皮到开学
明艳红许愿一个大副杰克陪他一起玩
内测奈布想要个凶一点的杰克
黑无常在等一个弟弟
瓦尔莱塔小姐在等一个吃裘瓦的小疯子
雾鹗希望能有个周可儿互怼
艾玛小姐在等爸爸回家

群里的各位都很可爱友善的,新人不要害羞呀,进楼就送头衔!!

负能系列
“玩偶”

【蛛佣蛛无差】观众

和我共存一起联动的一篇佣蛛,其实应该算无差吧?祝使用愉快

奈布无力的靠在废墟的墙上,手里捏着的雏菊因为之前冲刺的动作散得只剩下少数花瓣,在等心跳平复后他瘫坐在了地上。今天这个熟悉的身影,会是那位小姐吗?愣神的看着手里的花,也许只是自己都错觉吧。

瓦尔莱塔看着地上散落的白色花瓣心中诧异,世上真的会有巧合吗?已经变成机械的的手轻轻拿起地上残败的花,怎么可能会是那位小先生呢,不过是自己的妄想罢了。

庄园里没有晴天,乌云一直遮挡着阳光,就像这里是被神遗弃的地方,奈布站在窗前翻找着脑海里幼时的记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大胆的演出方式,毫不胆怯的笑容,仿佛她就是为了舞台而生,整个人都在灯...

理发师x刺客披风
情头了解一下XDDDDD
下一组画弹簧手和白纹

抱图留评(安详),我只想知道我的图去哪了qaq

【致郁】独自一人

最近很丧,大概是旧病发作也可能是别的,虽然很抱歉,但还是想写一下这种很难以描述的感觉,或许我确实是独自一人

——————————————

这里空无一物,只有我独自一人。
即使是到了夜晚城市的街道也依旧热闹,夜市上小贩们吆喝着招揽生意,有人约着三五好友一起坐在马路牙子上喝着酒聊着理想。我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这里只有我自己。

我是一个魔术师,亦或是手段高超的骗子,精彩表演带来观众的赞美也带出我眼中的同情,魔术是虚幻,感情亦是,所以我不再相信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你应该看看你的周围,他们如此幸福。”

当然,善良美好的人理应得到真挚的情感,但是骗子不配得到任何东西,我费尽心思也终究是两手空空...

逃兵

私心占个杰佣tag,有问题评论dd我会删的
我,靓丽弹簧手激情自戏(虽然这个好像不算自戏??),求求哪位杰哥能康一康把我捡回去(爬进纸箱子蹲下)

我站在这片只剩自己的战场上,炮弹的硝烟还没有散尽,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直往人鼻子里钻。抖了一下身上的土,我拖着已经断了一条的腿顺着战壕挨个翻起了他们的身份牌,每找到一个我都觉得脖子上的牌子把我勒紧一分,情报要有人传递,但是结果是只剩我一个人的话我宁愿传递它的是别人。

“奈布……把它……带……带回营地……”

队长那天沾满血的手我还记得是什么温度,白天面对的是只剩我一人的饭堂和帐篷,这队人只有我还活着。晚上的时间对我来说更是折磨,闭上眼我就可以看见他们...

1 / 15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