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神的祭献者(四)

        掉入海水的那一刻的感觉是骇人的冷,一股凉意顺着四肢爬向心脏,伤口沾了海水从钝痛变得火辣辣的,不时一抽一抽的直逼得人心口疼,独孤博搂着独孤雁往上游,就算刚才跳得果决也还是想拼一把存活下来的机会。

        快了,再往前一点就能有活下来的机会了……成功了,独孤博艰难的抓住面前的礁石,有一点支撑的东西总比没有好,这块小的礁石被前面那些大礁石遮掩住,他们不用担心暴露的问题,独孤博先把独孤雁向放上去再自己翻身往上面爬,爬上礁石的那刻他彻底没了力气,瘫倒在上面大口喘气等体力恢复,虽然这会牵动伤口让他更难受。失血过多还在水里泡了许久,从指尖一直到全身各处都冷得发抖,正午的阳光也没能让他温暖起来,平时就缺少血色的脸此时更是白了不少,侧头看着蓝色的海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光,涨潮时的浪花扑到独孤博的身上,开始刺激伤口还难受后来麻木了也没什么感觉了,眼前开始发黑脑子也变得昏沉沉的,只感觉到冷,他知道自己离死其实也没什么距离了,慢慢的挪动抱住独孤雁,把她被打湿的碎发拨到耳后。

        “雁雁,我们兄妹死在这里也算是不错了吧,有这样的美景,仇也报了,我们可以和爹娘还有族人们团聚了……”撑着最后一点意识独孤博握住独孤雁同样冰凉的手等待最后的死亡。

        这时有两人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小舞,你一会儿先去村里,我上山找点东西再来。”

        “哥!说好了和我逛集市呢!你是不是又在你的书里看到什么了,海神宫都要被你的破草塞满了!”

        有人来了?独孤博往外挪了一下,想看清两人容貌,没成想一下子又掉回了海里

        “噗通!”激起的一片水花尽数洒在了礁石上

        “哥,刚才那边是不是有什么掉到海里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走,去看看”

        独孤博张嘴想说话只吐出一串气泡,但是他连挥动手向上游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昏死前最后看到的只有一头蓝发和一张模糊的脸。

        “小舞,看来我们要先回海神宫一趟了。”

        男子冲着海面挥了挥手,水面上鼓起了一个气泡晃晃悠悠的飘了过来,男子抱起独孤博放进气泡里转头对站在礁石边的女子说到,女子此时站在海水上如同站在平地

        “这边还有一个活的你要一起带回去吗,还有心跳声应该能救活吧?”

        女子和男子一样把独孤雁放进气泡然后带着气泡跳进海里,男子叹了口气跟了上去。“走吧,一起带回去 ,他们俩长得挺像的的,说不定有什么关系。”要是刚才独孤博还醒着定会感到惊讶,两人像在岸上一样在海里自由的呼吸对话,边说边前往大海深处。

        “咳……咳咳……呼……这是……哪……”独孤博醒来的时候入眼的是陌生的屋顶,自己躺在床上,这里不是独孤家的祖宅,柔软的被褥表示也不是他们住的木屋,伤口还未消失的痛感提醒了他这里也不是梦,动了动手臂想撑起身子来,酸疼和生疼的感觉同时刺激着他的感官。独孤博想了想还是躺平不动了,废话,既然躺得舒服又没什么危险还起来干什么?抬起没受伤的那只手摸了摸却没寻到笛子,不要说笛子连上衣都不见了,只有纱布粗糙的质感和上面黏腻湿润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闻着有血腥味估计是伤口裂开渗出的血吧。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和开门声,独孤博侧头看见一个比独孤雁小点的姑娘端着碗深棕色透着点红的液体,栗色的头发在脑后梳成蝎子辫垂到了脚踝,穿了身像是西域人一样的纱质衣服,正眨巴着一双粉红瞳色的眼睛看着他,见他醒了扯着嗓子冲外面喊。

        “哥!他醒了!”

        “知道了,你先给他把药喝了我等会进来。”

      外面的人应了一声,女子听了回复就把碗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回身问独孤博

      “你现在能起来吗?如果不能我帮你。”

        独孤博知道自己伤得多重也就不多推辞了

      “ 那就麻烦你了,顺便问问姑娘,我妹妹还好吗?”

      “你说那个和你一样是奇毒之体的女孩?她还没醒但是被我哥救回来了的,不用担心。”

独孤博心头一跳,她是如何知道雁雁是奇毒之体的?难道这个人也是……

拖了挺久的更新,沉迷冷坑无法自拔

评论(6)
热度(42)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