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军统神秘传说·犬科篇

赵简之一觉醒来就感觉很微妙,面前这个狗爪是什么情况,想抬手看看,发现抬起来的是这个狗爪,对,自己的手,变成了狗爪,爬起来看看,还不只是手,整个人都变了狗……我他妈绝对是在梦里还没醒,赵简之在心里边默念这句话边闭上眼睛,再睁眼发现自己还是狗,赵简之陷入了沉思并且缩成一团,打算窝在被子里闷死自己,人都变成狗了,还去什么军统啊,太丢人了。

宋孝安看了一眼时间,赵简之今天怎么会这么晚还没有来?往常就是再吊儿郎当赵简之都会按时到,现在都迟到半个小时了是怎么回事,再不来等着六哥发火吗。今天这右眼皮一直跳莫非是要出事?安抚了一下自己内心烦躁的情绪,宋孝安觉得还是应该先在郑耀先那里给赵简之请假再去找这个龟儿子,在没有急事还不请假的情况下迟到,怕不是在摸郑耀先屁股的边缘试探。等宋孝安到赵简之房间门口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个问题,太安静了,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管有没有人,闯进去总是不太好的,宋孝安意思意思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犬吠。赵简之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养狗了,难道是被狗咬了?!宋孝安当即就撞开门冲了进去。

正当赵简之沉浸在自己变成狗的悲伤中时,听到了敲门声。难道是孝安来找自己了!赵简之激动的喊了起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孝安哥!我在这里!)”

但是他好像激动得忘记了自己现在不是人的事情,之后,就看到了冲进来的宋孝安,一人一狗陷入僵持并沉默的诡异状态。宋孝安看地上没有血迹也没有打斗痕迹就排除了赵简之被狗咬的可能性,再说这狗看起来不像是咬人的疯狗。四处找了一圈没发现赵简之,回头一看狗倒是一直跟在他后面。

“赵简之这个兔崽子到底跑哪去了。”

“汪!汪汪!!!(孝安哥!看我啊!我是赵简之!)”

赵简之边叫还边跺爪子,试图跺出军统内部通讯的频率,但是宋孝安看来就是这狗狂叫还抽抽,和犯病了一样。想了想还是人比狗重要,狗等赵简之回来再说吧,这狗好像是东洋那边的叫柴犬还是什么的,不管他哪时候开始养了宠物还是先找到人要紧。宋孝安刚要走就发现自己的裤腿被狗咬住了,他疑惑的看了一眼狗,狗很坚定的回看他,宋孝安也觉得奇怪,怎么就从狗眼睛里看出坚定来了……这时狗又松口跑到门口站着,往前跑两步回头看看,看他没跟上来就又回来把他往前顶,示意自己跟他走,这年头的狗是成精了吗????等等,这路不就是去军统的路吗,算了,要是有变故就一枪崩了它,再怎么不也是畜生,能高级到哪里去。宋孝安就这么带着狗回了军统,一进门,狗就撒丫子往电台那边跑,追都追不上。等他过去了狗正站在电台面前,一只前爪按在上面像是要发报。

“怎么,你这只狗还会电报不成?来,我倒是听听你能弄出什么。”

宋孝安笑着看这只奇特的狗眼神里却是带着丝好奇,戴上了耳机开始听它到底要通过电台说什么,电报组的其他人在着诡异的一幕下只能屏息在角落抱团,留宋孝安和狗在那里,压制住自己想尖叫的冲动并在心里呐喊,夭寿啦!军统的狗成精啦!会发电报啦!!

等狗发完了宋孝安一脸凝重的把耳机摘了下来,拎着狗去了郑耀先办公室,嘭的关门声把所有人打醒,耸耸肩又各就各位老实工作去了。

办公室里郑耀先不知道在哪,在等他回来的时间里,宋孝安蹲下来和狗平视,并对狗头进行疯狂搓揉“赵简之,真的是你吗赵简之。”狗可怜巴巴敢怒不敢言的被rua成一了团。

此时此刻的郑耀先正经历着和宋孝安一样的事情,在早上宫庶和赵简之都迟到的情况下郑耀先打了电话发现没有人接就和宋孝安前脚挨着后脚的出去找宫庶去了,现在在宫庶的住处,郑耀先看着地上趴着的狼狗回想刚才荒诞的一幕。作为一个内里红得不能再红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郑耀先当然是不信什么鬼神的,但是现在宫庶变成狗也不假,再怎么聪明狗也不可能知道军统专用的频率,看着宫庶这个委屈的眼神,估计是刚才自己问的问题太多,在地上跺疼了,郑耀先情不自禁的差点笑出声来,揉了一把宫庶的狗头,他抱着狗就这样回了军统,宫庶刚开始还挣扎着想跳下去,郑耀先很理直气壮的表示,刚爪子都跺疼了,总不能让伤病员自己走吧?宫庶沉默中把狗头埋在郑耀先怀里,太丢脸了,狗脸和人脸都丢,居然还要六哥抱自己去军统,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郑耀先进办公室就看见宋孝安正蹲着撸狗,宋孝安看郑耀先也抱着一只狗就投以了疑惑的眼神,郑耀先点点头示意他情况一样。

“那么你旁边那种狗是赵简之?”

“对,六哥你怀里的难道……是宫庶?”

“嗯,情况一样,对外说他们两个有任务出去了。”

宫庶和赵简之变成狗的第三天,郑耀先时不时会看他们俩对着汪汪汪,问题是人再聪明也听不懂狗语啊,既然没打起来也就只能任由发展的了;军统的兄弟们也从最开始的震惊变成了麻木,看外面带狗的都带着不屑的目光,我们军统的狗会打电报,你的狗会吗?还好意思出来溜。第四天终于变回来了,赵简之刚进门,就有兄弟拉着他给他说“简之哥,你知不知道你出任务的时候咱们军统来了两只狗,聪明得不行,还会发电报呢听说六哥把它们送去训练了,你说什么时候能回来啊?”赵简之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拍拍他的肩,“估计是不会回来了,万一上面给要去了也不能不给不是。”废话,老子就是其中一条狗,再变一回?还不如直接给我一枪算了。宫庶也听到了人谈论这件事,相比赵简之的反应宫庶就要自然得多,“噢,是吗,等哪天回来了让我见识见识啊。”郑耀先看着宫庶的反应摸了摸下巴,不愧是自己带出来的,演得真不错。

时刻监听军统电报但是错过了赵简之解释的高占龙表示,军统妖气太重,不仅人鸡贼得很,狗都是成精的,惹不起惹不起,不敢跳不敢跳,一跳就是神仙跳。

评论(7)
热度(45)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