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Bring me out(2)(GravesXCredence)

斜线有意义 黑帮AU,有养成,ooc到飞起,雷者慎入 正文:

         圣诞节那天的许诺Credence一直记在心里,但是Graves一直都没有来,父亲这两天也没有来找他,难道妈妈发现了?妈妈会不会把自己赶出去?Credence的大脑一片混乱,书上的文字看起来像是一堆涂鸦,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不知道的是,Graves正在楼下和他母亲索要他的抚养权。
       Graves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她是Credence的母亲,但是不能给Credence幸福也不配做他的母亲,她知道Marion对Credence做的一切却假装毫不知情,“这位……女士” “Marry” “这位Marry女士,你知道你的儿子都经历了什么吗?” “他一直都很好,并没有经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对他一直都很不错。”Marry的目光闪烁不敢直视Graves,Graves看到她这样简直是要笑出声来,明显的在说谎 “噢,那么Credence最近过得还好吗?”Graves嘴角勾着笑,眼神却是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Marry捏紧了手上的围裙 “他最近过得很好,先生不必担心。除了喜欢高领的衣服外没有别的不同。” Graves几乎要被这个女人气笑了,难道她不知道原因?难道她不知道Credence手腕的淤青是怎么来的?难道她没有看到Credence脖子上的痕迹?笑话,她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欺骗自己一切都是一如往常的,什么也没发生过。“我想把Credence带走,你签个字吧。”Graves把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Marry瞪大了眼睛盯着Graves“你想让我把Credence的抚养权交给你?!不,不行,他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你带走他!”Marry冲着Graves吼出了这句话,她盼到了Marion的离开,她可以带着Credence开始新生活,她不能让这个男人夺走这一切“Marry女士,你显然是忘记了,你并不能保障Credence的生活。” Marry愣了一下,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凳子上,是啊,一个没有工作的人要怎么保证Credence能过上好日子呢。她想让Credence以后的日子都过得快乐,弥补自己以前犯下的错误。“好吧……我签字……”手里的笔似乎有千斤重,让她握不稳,控制自己发抖的手在签名处写上自己的名字。Marry颓废的坐在凳子上捂着脸,Graves满意的把文件收好,掏出了一张便签纸和支票“我能保障你下半生衣食无忧,因为你是Credence母亲。如果不够你可以打我的电话,我会帮助你。”Marry拿着支票和电话号码,在心里唾弃这自己的行为。   
        Marry到楼上去找Credence,但是在门前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开了房间的门“Credence?”男孩从桌前跑了过来扑到她的怀里“妈妈……你会不爱我吗?”Marry微笑着抱住Credence,笑容里满是疲惫“好孩子,妈妈要离开你了,你以后都会和Graves先生住,妈妈来和你道别。”Credence愣住了,看来妈妈还是发现了,妈妈不爱他了,她已经抛弃了自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Credence努力的呼吸着不让它们掉下来,Marry亲吻了他的额头,最后给了他一个拥抱,关上门走了。 Marry示意Graves上去,自己则在客厅里坐着放空。Graves敲了敲门,发现去人回应以后擅自的打开了门,他看到Credence在椅子上缩成一团,小声的啜泣着,边上是他小小的行李箱,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Credence……” “Graves先生……妈妈,嗝 ,是不是不要我了?”Credence抬起头来看着Graves,脸上都是眼泪和鼻涕,新的泪珠还在从眼眶往外流出,Graves拿手帕把Credence的脸擦干净,把他抱起来低声安慰“不,妈妈没有不要你,她只是要离开你一段时间,她会回来的。”Credence还在哭着,他埋在Graves的怀里宣泄着自己的悲伤。  
        Graves左手抱着Credence ,右手提着他的小行李箱,从这个装满了Credence悲伤回忆和噩梦的房子里走了出去,他会给Credence一个新的生活,也会给Credence毫无保留的爱。

零点会发跨年小短片,大家记得留评论哟⸜( ´ ꒳ ` )⸝♡︎
喜欢就点心嘛,但是一个评论顶十个心噢ヘ(´ω`ヘ)
@悠悠不能吃啊  @森川濑  @仿佛君

评论(13)
热度(49)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