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饭一定要自己做才有意义,就像惊喜一定要瞒着对方一样

昨天好像把你们虐得有点狠了,今天给你们一个小甜饼补偿一下,可能不一定会甜到腻歪,但是含糖量应该也不会低,小可爱们能原谅我吗qwq,依旧是oo到没有c又极其短小的短篇,经过昨天的劫难我已经放弃语序这种东西了(:з」∠)_你们能看懂就好(顶锅盖逃跑)

        圣诞节送出的马卡龙受到了Graves的称赞,这对于Credence来说是最大的激励。Graves给他说过中国的新年,Credence对此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从中国人过年的习俗到年兽这种神奇动物的传说,古老的东方大陆在Graves的口中增添了神秘的色彩,看着Credence快实体化的兴奋,Graves觉得之前去找这些资料熬的夜还是很值得的,他很乐意带他的男孩了解世界更多的精彩。

         “Graves先生,中国的年和我们的圣诞节一样吗?”Credence拉着Graves衣服的下摆,这是Graves难得的假期,两个人一起窝在壁炉边享受炉火带来的温暖,今天的Credence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缠着Graves,在Graves的印象里Credence很少会像小孩子一样缠着自己问东问西,很多时候Credence都会选择去接受Graves告诉他的任何事,哪怕这些事自己根本就不了解Graves心里其实更希望Credence可以多问问自己一些为什么,他的男孩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少了。“不太一样,他们都新年比我们的圣诞节热闹多了,他们会在当天晚上的十二点放一种红色的叫鞭炮的东西,据说是为了驱赶年兽,大人会给小孩一些压岁钱,这个也是一种习俗,但是他们会和我们一样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做一桌丰盛的晚餐。”哦,这样啊。于是Credence决定去找奎妮学做些好吃的菜,虽然不是明白中国菜和这些有什么区别,Graves给Credence说过可以让家养小精灵做饭,Credence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动手,比起家养小精灵直接端出来的成品自己做的至少知道原料和步骤,这个是他现在能为Graves做的为数不多的事(Graves:Credence,我说过你不用老想着为我做点什么)

         隔天Credence就跑去面包店找奎妮,他和奎妮约好了时间在面包店见面,(本来Credence是不想直呼其名的,但是奎妮表示我们都这么熟了喊女士多生分)“嗨早上好Credence” “早上好奎,奎妮”(Credence还是不习惯直接称呼别人的名字,即使是别人认可且执意要让他这样喊)就算是已经很多次看到漂浮在半空自己削皮的土豆还有自己在打发奶油的打蛋器和装着奶油的婉,Credence还是会在心里小小的惊呼一下,Graves很少教他这种魔法。“比较有东方味道的菜吗?芝士烩面和土豆炖牛肉怎么样?”奎妮指挥着材料乖乖的飞到碗里,Credence有点不安的扯着刚才系上的围裙,自己只能煮点白粥什么的,偶尔会尝试做些其他的也可能把盐和糖放错,比如做出来咸味的布丁或者甜味的煎蛋。“或许再加一个布丁当饭后甜点?相信我Credence,Graves先生不会拒绝这个的。”奎妮冲Credence眨了眨眼。事实证明Credence还是可以做出能吃的东西都,除了有时候会分不清盐和糖,“Credence左边的那个才是盐。要是记不住你可以用手沾一点尝一下。”奎妮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提醒Credence了,奎妮很无奈啊,虽然盐和糖都是白色的,但是还是能区分出来的好嘛。最后还是把东西成功的做出来了,失败品可以不用考虑(比如甜味的炖牛肉,还有不小心被加了辣椒粉的烩面)看了一下时间,掐着离Graves下班还有一个小时,Credence匆匆的和奎妮告别跑回家里准备晚饭。奎妮看着Credence的背影无力的捂着脸“噢,这感觉真像把女儿嫁出去担心女儿安危的老母亲。”

         Credence在厨房里切着土豆,边上的锅里蒸着布丁,装着盐和糖的罐子被Credence贴上了标签,他已经放弃了去分辨哪个是盐哪个是糖了,拍了两下脸想让自己精神一点,Credence继续在厨房忙得团团转。Graves刚到家就闻到了一股奶香味,“Credence?你在做什么?”Credence还在找装牛肉的盘子,听到Graves喊他差点把盘子扔了,“Graves先生……我只是想给你做一顿晚餐。”Credence捏着盘子一脸委屈的看着Graves,他真的没有想到Graves先生会早半小时回来,“那我期待一下你的晚餐,今天是可可味的奶油蘑菇汤还是什么别的?” “Graves先生,今天的是正经饭菜,你先去饭桌边等着,马上就好了”Credence撇着嘴把Graves推到了饭厅,Graves脸上一脸无奈的妥协了,实则在心里捂着胸口哀嚎,Credence委屈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一只惹人怜爱的奶猫,揉了一把Credence已经长到肩膀的头发,噢,手感也像。

        Credence怀着忐忑的心情把牛肉和面端上桌,Graves挑了一下眉,“正经饭菜?” Credence低着头盯着自己的盘子“是,是的Graves先生,正经饭菜。”Graves将叉子上的牛肉送到嘴里,感谢上帝,这次的盐和糖终于没有搞混了,Graves感动到想ooc的给Credence鼓掌,“My boy,厨艺见长。”Credence还在低着头认真的吃着自己的那份面,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他泛红的耳尖和脸颊。餐后的甜点就是奶香味的来源,一块嫩黄色的牛奶布丁。Credence还在小口的慢慢抿着,Graves已经在盯着他看了,顶着被Graves注视的压力,Credence艰难的吞下了最后一口布丁“Graves先生?” “别动”Graves伸手把Credence嘴角的布丁擦掉,Credence僵直着脊背坐在椅子上,“好了,说说为什么今天会做这种菜,嗯……充满东方味道。”Graves挥了挥魔杖,让清理一新的餐具和锅具乖乖的回到原来的位置,“您昨天给我说的关于中国过年也会和我们圣诞节一样做一桌好吃的,所以我想尝试一下让您在这边吃到东方的菜。”Credence很想团成一团缩到桌下,特别是在Graves直愣愣的注视下。“好吧,既然这是一个你给我的惊喜,那么我也有一个惊喜要给你,My boy把眼睛闭上。”Graves牵着Credence的手移形换影到一个草坪上,“Credence,睁开眼看看”随着Credence睁开眼睛,原本墨蓝色的星空展开了一朵红色的烟花,“我在中国的朋友告诉我今天是除夕,他们都会放这种东西庆祝,虽然我的这个是魔法不是真的烟花,喜欢吗?”Credence抱着Graves的腰,头埋在Graves的肩上“谢谢你Graves先生,我很喜欢,它们漂亮极了。”

你问我之后怎么了?之后他们来了一发跨年炮

——————————————
语序不通,完全放弃逻辑(:з」∠)_不要问我跨年炮在哪,伙计们,我们这是正经短篇,我们要和谐
本来说一点左右发的,结果亲戚家这边没网,抱歉发晚了

评论(5)
热度(26)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