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蛛佣蛛无差】观众

和我共存一起联动的一篇佣蛛,其实应该算无差吧?祝使用愉快

奈布无力的靠在废墟的墙上,手里捏着的雏菊因为之前冲刺的动作散得只剩下少数花瓣,在等心跳平复后他瘫坐在了地上。今天这个熟悉的身影,会是那位小姐吗?愣神的看着手里的花,也许只是自己都错觉吧。

瓦尔莱塔看着地上散落的白色花瓣心中诧异,世上真的会有巧合吗?已经变成机械的的手轻轻拿起地上残败的花,怎么可能会是那位小先生呢,不过是自己的妄想罢了。

庄园里没有晴天,乌云一直遮挡着阳光,就像这里是被神遗弃的地方,奈布站在窗前翻找着脑海里幼时的记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精彩的表演,大胆的演出方式,毫不胆怯的笑容,仿佛她就是为了舞台而生,整个人都在灯光下璀璨生辉。自己当时呆愣楞的上去献了花,还是在路边摘的雏菊,就和今天一样,连名字也来不及告知就被母亲拉走,我亲爱的小姐,你真的会在这里吗?

路边的小花在风中摇曳着,瓦尔莱塔觉得它们和那位小先生给自己花像极了,那是她首次站上舞台,内心的紧张和忐忑几乎要扼住她咽喉,她没有想到会迎来雷鸣般的掌声,也没有想到会收到那束白色的雏菊,花茎上还沾着些泥土,大概是路边才摘下来的。但是那种喜悦,是后来收到的任何花束都无法取代的,是你吗?我的小先生。

红光照在了他的脸上,瓦尔莱塔第一次觉得庄园主的任务是如此难以完成,刀刃抬起又放下,她终究还是将面前的人击倒在地。

“……我的小观众,你长大了。”

声音很小,但是奈布还是听到了,果然是你,我亲爱的小姐,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奈布放弃了最后挣扎的机会,但瓦尔莱塔像看不见椅子一样直直的走向大门。动作尽量轻柔的把奈布放了下来,瓦尔莱塔拿出来之前小心翼翼夹在布里的花。

“走吧,这场神奇蜘蛛秀结束了。”

奈布拿着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唇张张合合却说不出一句话

“我……我叫奈布·萨贝达”

“我是瓦尔莱塔,再见,我的小观众”

时间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他还是那个台下的小孩,她也还是台上闪耀的演员

评论(2)
热度(10)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