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大概是无差?】回放(二)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发酵变质的王声自己也说不清

这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膨胀越界的苗阜自己也道不明

        只知道在台上的时候都不再像原来一样什么都敢往上搬了,下面喊着亲一个上面的就敢把嘴撅着递过去这种情况已经不会再有了,不是排斥,是害怕,怕越界了就回不来了连朋友关系也不能维持;礼仪漫谈的段子也好久不来了,不是不愿意,是怕克制不住就亲到嘴上而不是脸上。王声不再像以前一样什么包袱都接,接什么样的包袱全看心情来。苗阜也不像原来一样什么包袱都敢往上neng了,这次是给接了下次心情一坏就不一定接了。躺在床上瞪天花板的王声和还在外面吹冷风的苗阜一想到这里都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他妈的都算什么事儿啊……”

        还在沉思人生的时候突然听到咕噜的声响,揉了一把叫嚷着的肚子王声认命的爬起来烧水煮面,等水开的空挡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想发点动态,想了半天也没什么要发的就又把手机揣回了兜里。忙活了二十多分钟端着冒热气的炸酱面坐到餐桌面前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白天忙着弄新段子晚上又忙着使活儿,要真算起来王声今儿个倒还真没好好吃点什么,中午都还是拿的馒头咸菜垫着,吃完了把碗往桌上一撂开始盯着碗发呆,挠了挠不知道第几次被剃成光光撒的脑袋还是又把手机掏出来发了个书评。最后按下发送键满意的看了一遍才放下手机哼着小曲儿到厨房洗碗去了。

        苗阜一路遛达着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走进去后哐的一声关上换了拖鞋往客厅那边挪,没人的家里黑漆漆的,摸索着打开客厅的的灯坐在沙发上又掏出了烟,人带着女儿走了也没留个信,干啥去了都不知道。烦躁的在凌乱的茶几上翻出打火机把烟点上,猛的吸了一口又慢慢的吐出来,拿出手机习惯性的刷了会儿微博,特殊关心的提示音响了,看着王声刚发没多久的书评,摸了摸已经有了胡茬的下巴,在下面评论了一句“声,又找到了好书?”,王声这次破天荒的回了他“这不写着吗,自己看。”苗阜盯着评论咧着嘴嘿嘿的傻笑,看了眼时间把手机搁在桌上自己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往沙发上瘫又开始捧着手机傻笑,笑着笑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看着苗阜的评论王声勾了勾嘴角,这个地包天,麻溜的回了话,又在家里拿着手机遛达了一会,看见没回信又估摸着刚才那碗面消化得差不多了,这才刷了牙洗了脸回床上躺着准备睡觉。睁开发涩的眼睛看了一眼显示的时间,凌晨一点。从躺下到现在,两三个小时过去了,羊也数了,词也默了,就是怎么也睡不着,总觉着心里有股烦躁感。坐起来拿着枕头边的手机打开微博,翻出自己之前发的那条书评,犹豫了一下截了图当留念后还是把它删了,王声放下手机又倒了回去,不能说是舒心也能算是松了口气,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感觉一下子放松了,盖好了被子,温暖的被窝让人在寒冷的冬天里很快进入了梦乡。

——————————————————
不知道喵老师到底有没有离婚,所以这里就暗搓搓的私设为没离,下一章就要到声声的金手指了,最近事多到让人木乱得不行,可能下次更新就是等比赛结束了才能码字,这章写得好和不好的还请您多多担待,欢迎来评论里谝闲传啊!〔⚆Π⚆〕虽然事多到出现地包天式烦躁

评论(15)
热度(13)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