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枭不是夜宵

自带迷之属性话唠的咸鱼,热爱瞎涂线稿,一只挖坑从不填的喵(并不)

【佣兵单人】旧伤

两个人缩在掩体里,脚下的地道现在是他们逃出去的唯一机会

“你快走。”

佣兵推了他的搭档一把

“不行,我不能扔下你,要不是这次内奸的错误信息……该死!”

搭档一拳锤在墙上,震得墙灰直往下掉,原本他们只需要杀死情报人员拿到信息,没想到最熟悉的接头人传递了假情报让他们陷入埋伏中

“我们没有时间了,听着,你从地道跑回去,我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他们走了以后一秒不停的跑,明白吗?”

掀开地道的门,在看到他的搭档钻进去后佣兵从掩体里走了出去

“来吧,我就和你们玩玩。”

将最后一个弹夹换上,追与逃的生死游戏开始了。但是它的结局以失败告终,佣兵被捆得像粽子一样带回了敌人的大本营。

“又见面了,我的老朋友。”

他被揪着头发强迫性的抬起了头,冰凉的刀刃贴在他的锁骨上划出一道血痕,地下室里昏黄的灯光晃得他有点头晕

“我们来说说你这次的行动吧,你们的任务是什么。”

“……”

“你们有多少人参加这次行动?”

满脸横肉的男人把刀又逼近了他的脖子一点

“……呸”

抹了一下被吐到脸上的口水,抬手将刀用力插进了佣兵的右肩

“呜!”

“我再问一次,谁参加了这次行动。”

下颚被掐得生疼,佣兵咧着嘴抽了口气

“嘶……我参加了行动”

“操他妈的,老子问你有多少人!”

肩上插着的刀被男人往左转了转

“啊!……哈……哈啊……就我一个……”

骨头被刀刃挤得咯吱作响,惨叫声从他的喉咙里钻了出来

“真他娘的嘴硬。”

男人拔出了刀又插在他的左臂上

“呃……我劝你趁早杀了我。”

佣兵发红的眼眶里已经装不下生理性泪水了,但眼神却没有丝毫畏惧

“!……兔崽子,谁让你用这种眼神看我的!”

佣兵眼里的凶狠让男人心惊

“啪!”

他的脸被男人一巴掌扇到了右侧,血从鼻子里淌下来滴到了地上

“嘿……你要不杀了我,等我出去的时候,带走的就是你的人头!”

双手猛的用力,带起铁链哗啦哗啦的响,右肩的衣服已经染成深色,空气里的血腥味也更加的重了

“怕是你没这个机会,如果你的同伴来救你,你还会在这里吗?”

刀再次被拔了出来,被体温捂热的刀身贴到了他的脸上,红色的液体被蹭了一脸

“现在你还有求饶的机会。”

男人发出了难听的笑声,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呸,你做梦”

一口血瘫吐在了男人的衣服上

“第二次,之前在战场上你也给我使过不少绊子,整整二十六道伤,现在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男人握着手里的刀走到了他的右手边

“如果受伤了就拿不起弯刀了吧?”

一挥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出现在了小臂上

“第一道,现在还不求饶吗?”

“绝不。”

佣兵咬紧了下唇,拒绝任何形式的示弱

“第二道,肩废了也就没法抬枪了吧?”

刀落在了左肩,拔出来时还带出噗的一声轻响

“第三道,真惨,你应该退役了,也许你连翻墙都翻不动。”

刀柄狠狠的击上左臂,骨头断裂发出了闷响,皮肤上也是深紫一片,二十六道伤,有刀柄敲的,也有捅出的血洞,大大小小的划痕也爬满了双臂

“……哈啊……你的死期到了”

佣兵终于张开了嘴,下唇被咬的血肉模糊,但他还在嗤笑着男人

“你说什——!”

话还没有说完,男人的头就被击穿了,子弹擦着佣兵的耳朵打进墙里

“我来晚了。”

搭档从桌上抓起钥匙手忙脚乱的开锁,铁链松开的一瞬间,佣兵倒在了地上,长时间跪着的姿势让他腿部使不上力

“抱歉……”

“没事,我还活着。”

搭档搀扶着他走出了这个昏暗又血腥的地下室

没有人知道佣兵手上的绷带为什么再也没有摘下来

直到他退役,他的双臂也再没有暴露在别人的视线里过

————————————

半夜脑洞害人不浅x

大概有后续

评论(2)
热度(24)

© 夜枭不是夜宵 | Powered by LOFTER